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catch99.com

[03.23] 妈妈

星期六下午,我早早的就回到了家,我知道儿子明天不用去上课,那么今晚,他一定会和他的母亲,倾心尽力的做爱的。

  我在屋子里面到处寻找,可以看到自己房间里面,和儿子房间里面状况的地方。儿子的房间还好,阳台上他的窗户一般都不会将窗帘拉实,其实是儿子的窗帘坏了,就不能拉到紧实。

  我的房间比较难办,有窗户但在墙上,房间隔音又好,我转了半天也没法子,只好作罢。我打了个电话给妻子,说我今天单位有事,不回来了。放下电话,我的心里有种在犯罪的感觉。我关了手机,期待著家里的好戏上演。

  妻子在五点不到就准时回家了,我依旧躲藏在三楼的储藏室里面。观察著家里的动静。妻子回家后就开始忙著作饭。我又听到了妻子在厨房里面哼起了欢快的歌谣。

  五点半不到,儿子叫门了。我的心激动起来。

  妻子放下手中的活,满脸喜悦的给儿子开门。

  儿子一进门,就在妻子的脸上亲了一口。

  「妈妈,我回来了,饭做好了吗?」儿子换著鞋,问他母亲。 

  「在做呢,你看会电视,马上就好,饿了吗,要不要先吃些东西。」妻子笑著回到厨房。那时我才觉得儿子和妻子,已经真的不像一对母子了,倒像极了一对年轻的情侣。

  「不要,妈妈,等你做好了再吃吧!」儿子也跟著进了厨房,从后面搂住了他母亲纤细的腰肢,在他母亲的脖颈处嗅著。

  「嗯,乖儿子,」妻子娇笑著,扭动著脖子。

  「别动妈妈,快出去,你这样妈妈怎么做饭啊。格格。」妻子的笑声在我听来是那么的淫浪。 

  「妈妈,明天是星期天。」

  儿子在他母亲的耳边咕哝著,我看到他的手,已经从他母亲的腰下探了进去,伸到了妻子的胸口,在他母亲柔软高耸的胸口动著,妻子轻笑著。抬起上身,一会,我就看到儿子将他母亲的胸罩,从衣服里面拿了出来。 

  「星期天又怎样?」妻子回头,眼里已经开始闪烁著淫荡的火花。

  「你不怕被你爸爸回来看到。」儿子的动作僵了一下。

  「咯咯,胆小鬼,妈妈骗你的,你爸爸今天公司有事不回来了,所以说,你有的是时间,快,让妈妈做饭,吃好饭,你想怎么弄妈妈就怎么弄,好吗?」妻子娇笑,著扭动著曼妙的身躯。

  「嗯,不吗!妈妈,你好香,让我闻闻。」

  听说我不回家,儿子放心了,手上的动作大了起来,脸也凑到妻子的脖子上,亲吻起来。

  儿子的手在妻子薄薄的毛衣下面大肆的动著,看那手型,像在捏弄他母亲的乳头。妻子叹了口气,不动了,眼睛也小佳的闭上。似乎很舒服的让她的儿子捏弄著,我知道妻子那敏感的成熟的乳头,一定被儿子摸弄的硬起来了。 

  「妈妈,乳头大起来了,好硬啊!」儿子在她母亲的耳边说。

  妻子扭了扭腰,含嗔带羞的回头白了一眼儿子:「坏蛋,一回家就欺负你妈妈。」

  娇媚的妻子让儿子兴奋,他将下体靠到了他母亲的臀部上。 

  「妈妈,我也硬了。你看!」儿子努力的挺起下身,妻子回过头,低下眼睛,看到了儿子胯间鼓鼓囔囔突起的一团,笑了。

  「不害臊,妈妈才不要看你这丑东西呢!」又咬著唇,白了儿子一眼。

  儿子的手揪住了妻子涨大的乳头,在牵拉著,旋转著。

  「妈妈,我想闻闻你下面的味道?」儿子在他母亲的耳边低低央求。

  我的心里热了。他的母亲怎么能抗拒这样的儿子呢。

  「咯咯,那呆会妈妈去洗澡的时候,把内裤脱下让你带回房去,你晚上就不要来纠缠你妈妈了好吗?」妻子浅吟低笑著。模样又淫又浪。

  「嗯,不,我现在就要!」儿子的手伸到了他母亲的腰间,解他母亲的裤子。

  「嗯,坏东西,妈妈一天又没洗又没换的,脏死了,不要啊!」妻子的脸红了。不依的扭动著纤腰。

  儿子的手却已经揭开他母亲腰间的扣子,双手用力,将他母亲紧紧裹在丰满突翘的屁股上的牛仔裤往下扯动著。

  「坏小佳,不要啊!」妻子脸红如火,却配合著儿子的动作,扭动著丰盈的屁股,帮儿子将紧裹在身上的裤子除下。

  我看到了妻子雪白丰满的屁股露了出来。那淫秽的场景让我口里发干,心跳加快。

  妻子抬起一条腿,儿子将妻子的一条腿从裤子里面完全脱了出来。

  「坏蛋,你坏死了,一回家就这样,你也不怕妈妈著凉啊!」妻子回头嗔怪儿子,眼中尽是诉不完的荡意和媚态。

  「妈妈,我就是喜欢你这里的味道。」蹲著的儿子,将脸埋在他母亲雪白丰满的深深的屁股沟中,久久的抬起了头,低低道。

  我看到儿子的鼻尖上面有了水湿。我想妻子的下身可能已经湿润了。我感觉自己的欲望在燃起。

  妻子的脸上有了羞涩的红晕和淫荡的浅笑。回头看著蹲在她屁股下面的儿子低声道:「坏儿子,脏不脏啊?」

  「才不,我的妈妈最干净,最香了。」儿子看著他的母亲笑了。又将脸凑了上去,妻子的腿又分开了些,她仰起了火红发烫的脸,咬住了自己殷红的下唇。

  我隐隐听到了妻子的呼吸在加重。儿子的双手放在他母亲突翘的屁股上,轻轻的掰开他母亲雪白的深深的屁股沟,忘情的在那里面呼吸著,舔弄著。

  「妈妈,你看,穴里有水出来了。」儿子的手指忽然在妻子的胯间摸索著,仰了起来,伸到了他母亲娇羞的脸庞前面。

  我看到儿子的指尖上,拉出了一条长长的细细的晶莹的水丝,那液体那么的有粘性,拉了好长都没断。我知道那是妻子兴奋时分泌的淫液了。

  妻子在看著儿子指尖上那长长的亮晶晶的液体后,不由娇嗔的呢喃了一声:「坏蛋小佳,你叫妈妈怎么做饭吗?」却将自己那白皙圆润的屁股往后挺了挺。舒服的喘息著。

  儿子站了起来,飞快的将他自己的裤子扯到漆盖下面,露出了他那已经完全勃起的硬邦邦的东西来:「妈妈,我要操你,操完了再吃饭好吗?」

  儿子将他母亲的毛衣和胸罩,搂到了妻子的颈部,妻子雪白高耸的奶子垂了出来,那乳头果然硬硬的翘著,像两个硕大的坚硬的红枣,紫嘟嘟的十分诱人。

  儿子的手一下就捂在了妻子雪白丰硕的奶子上,捏动著,又用手指夹住他母亲那两个坚硬的乳头,在揉搓著。

  妻子的嘴里,发出了难忍的喃喃声,她咬著唇,颤抖的将煤气灶的火苗关掉,回头娇媚的儿子道:「你呀,你叫妈妈拿你怎么办啊!」

  妻子的裤子落在一条白皙修长的腿的下部,另一条腿赤裸著站在地上。上身的毛衣和胸罩,被儿子掀到了胸口上面,露出了自己洁白丰盈谷翘的奶子。儿子紧紧的靠在了他母亲的屁股后面,正举著那硕大坚挺的性器,在他母亲的屁股沟里面寻找著,挨蹭著。

  「妈妈,是这里吗?我进来好吗?」

  儿子看来是很熟练的了,他将自己巨大的勃起物,找到了他母亲火热的淌著淫液的穴口,轻轻的蹭著,需要的饱涨的已经裂开吐著浪液的阴道口,被自己儿子火热的硬邦邦的东西抵蹭著时,妻子的表情,马上变的淫荡起来,她的手扶住了灶台,将自己的腰放低,雪白的屁股向后拱去。

  「进来啊,小佳,妈妈准备好了。」

  儿子兴奋的抓著他母亲胸前柔软丰腴的奶子,低吼了一声。结实的小腹,就往他母亲向后高高掇起著的屁股上靠过去。 

  妻子仰起兴奋而火红的脸,细细的呻吟起来。

  「妈妈,我喜欢把鸡鸡放在你的穴里面。妈妈,你的穴里热热的,紧紧的,湿湿的,咬著我的鸡鸡好舒服啊!」

  儿子将他那粗大的东西,深深长长的塞进他母亲需要的湿透的下身里面,低声在他的母亲耳边倾诉。

  我看到妻子的娇躯在儿子的性器整根插进去时,快活的颤动了一下,我的下体也一下就挺直了。我掏出了自己硬起的东西,玩弄著。

  「小佳,妈妈也喜欢妈妈的小穴里面,塞满了宝贝的鸡鸡。好儿子,你这样紧紧的塞在妈妈里面,妈妈也好快活啊!」

  妻子趴在灶台上,欢快而熟练的扭动著她纤细的腰,将自己的屁股一下一下的,往她儿子的小腹上耸去。厨房里面,一会就响起了她雪白的屁股撞击著儿子坚实的小腹的「啪啪」声音,那声音不大,却很有节奏,夹杂著两人不时的哼哼声和谈话声,让我听了血脉喷涨。

  「宝贝,你想不想射精啊。」妻子柔媚的问儿子。

  「不想,妈妈。我只是想这样放在你里面,慢慢的动著。」

  「那咱们做一会儿就不做了好吗,让妈妈赶紧把饭做好,吃过饭妈妈要小佳狠狠的操,好不好?」

  「那妈妈,你做饭吧,我就放在里面慢慢的动。不会影响你的。」儿子捏揉著他母亲兴奋涨大的乳头,慢慢的用粗大的性器,在她母亲湿热的下身抽送著。

  「坏蛋,不要啊!你这样硬邦邦的东西,插在妈妈的身体里,妈妈怎么能做事呢?好儿子,听话,再弄一会就拔出来了,明天你又不用去学校,妈妈和小佳哪也不去,就在家,让妈妈的好儿子操一天,好不好?」妻子低低的回头对儿子说。

  「吃过了饭,妈妈帮小佳洗澡,妈妈也想吃小佳的鸡鸡,好吗?」

  「嗯,妈妈,我也要吃你的小穴。」

  「好的,吃了饭,妈妈把小穴洗的干干净净的,让我的宝贝吃好吗?妈妈喜欢你舔妈妈的小穴。」

  儿子开心的点著头:「可是妈妈。我现在真的舍不得从你的小穴里面拔出来啊!」

  「听话宝贝,总要吃饱了饭有了劲才能干活啊,你再弄几下,就拔出去好吗?妈妈也不舍得你出去,小佳的鸡鸡在妈妈的身体里面多舒服啊!那等妈妈做好了饭,你抱著妈妈吃饭,就像上一次那样,一边吃饭,一边操妈妈,好吗。」

  儿子终于听话的将他的性器,狠狠的在他母亲的身体撞了几下,然后抽了出来。

  儿子的生殖器上面,全是他母亲刚刚兴奋时分泌出的淫汁,又多又粘,白白的到处都是,把他那黑黑的阴毛上都弄的水粼粼的。

  妻子回头看了看从她的生殖道内抽出的性器,那东西因为被她湿透紧凑的阴道腔里淫液的浸泡和咬合,更加显得凶狠,狠狠的涨大著,跳动著,看著儿子从他母亲的阴道内抽出的生殖器,我觉得我的的确比他小了。

  妻子乐了,那红涨圆润的龟头上面还在往下滴著妻子的淫液。一抖一抖的挣动著。

  「小佳,去擦一下,看你把妈妈的大腿都弄湿了。」

  「嗯,妈妈,那我不穿裤子啦,反正呆会吃饭的时候又要操妈妈。」儿子笑了。

  妻子的脸红了:「去把妈妈的睡衣拿来,再拿些纸来。」

  儿子脱下了裤子:「妈妈,把你的衣服也脱了吧,我给你拿去。」

  「坏蛋。去穿上衣服,要著凉的。」妻子笑骂。

  就在厨房里面将自己的衣服和裤子扯了下来,接过儿子递来的纸,先将自己的胯间擦干净了,然后套上睡衣。

  我强压住心头燃烧的欲火,等待著妻子和儿子继续的激情的表演。

  不一会,妻子就把饭做好了。儿子殷勤的帮著妻子整理餐具。

  「来,妈妈,坐到我身上来吧!」

  帮儿子和自己装上饭后,妻子坐到了儿子对面,笑吟吟的看著儿子:「吃饭了,坏蛋。」

  「嗯,妈妈说话不算数。」儿子不依的撒娇,端起碗就蹭到了他母亲跟前。

  妻子笑著躲开:「干吗?坏小子。吃饭了啦!」

  「妈妈你不坐在我身上,我就不吃。」儿子放下了碗。

  妻子笑了:「坏蛋啊,妈妈是怕你累了,吃完就不能做了。」

  「妈妈来嘛,妈妈来嘛!」

  儿子见他母亲松了口,一把就抱过他母亲娇小的身体。对于健壮的儿子,妻子的身体虽然丰盈,依旧是娇小的。

  「妈妈喂我吃。」儿子抱著他母亲,撒著娇。

  「真拿你没办法,这么大了还要妈妈喂,羞羞脸啊。」妻子笑了端起碗,就像在儿子小时,还不会咀嚼时那样,将米饭放进口中咀嚼,然后再嘴对嘴的送入儿子口里。

  「好香啊,妈妈。」儿子咀嚼著他母亲吐入他口内的实物,开心的道。

  「坏小子,吃饭也不好好吃。」

  母子两就那样戏谑著,嬉笑著进行则他们的晚餐。几乎回到了儿子幼小的时候,所不同的是儿子在吞入实物后,会吮住他母亲递过来的舌头,亲吻了。

  这种淫荡的喂食游戏,很快的让他们的情欲高涨起来。儿子的手又不老实的伸进了他母亲的衣服里面,捏弄起他母亲的乳头来。渐渐的,妻子就受不了儿子的挑逗了,脸也开始红了。

  儿子慢慢就将他母亲的睡衣,扯到了腰部,妻子挺起赤裸的上身,抱住了儿子的脖子。轻微的叹息起来。儿子专注的逗弄著他母亲胸前涨大的兴奋的奶子,手指在妻子那红肿的乳头上拨弄,揉搓。又将妻子紫嘟嘟的大乳头,含进嘴里,轻轻的咬弄舔吮。

  妻子的呼吸声急促起来,刚刚没有得到宣泄的性欲,现在在急剧的升腾。她开始在儿子身上扭动,脸色绯红。

  我看到妻子的手,伸到了儿子的胯间,探进了儿子敞开的裤扣内,在里面摸索著,捏弄著。

  我的性器又硬了。

  儿子一边专注的逗弄他母亲肿胀硬起的乳头,一只手也撩起了妻子睡衣的下摆,妻子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,妻子扭动了一下身子,将自己的腿分开些,让儿子的手伸进了自己的小腹下。

  「妈妈,你湿了,好多水出来了。」儿子的手在妻子的胯下小心的翻弄著,低低对妻子说。

  「嗯,宝贝,妈妈好像又要了……」妻子的声音更低,紧紧的搂住儿子的脖子。

  「妈妈放进去吧,我也要。」儿子在下面不安的扭动。

  「不要在这里,小佳,抱妈妈去沙发上。」妻子红红的脸偎到儿子的脸庞上,低低的央求。

  儿子站了起来,抱起他那已经情欲高涨的母亲,进入了客厅。妻子紧紧的攀在儿子的身上,睡衣下那两条修长洁白的腿,紧紧缠在儿子的腰间。

  「坐下宝贝,让妈妈来。」妻子让儿子坐在了宽大的沙发上,绻起腿饶在了儿子的身体两侧。

  「妈妈,让我把裤子脱了吧!」

  「嗯,妈妈等不及了,小佳……」妻子急促的喘著,小佳的抬起身子,一手从儿子敞开的裤裆处,熟练的掏出儿子坚硬粗大的东西,套了套。

  「小佳,妈妈现在就要你这热热的大鸡鸡。」

  儿子搂起了妻子的睡衣的下摆,露出了妻子那丰硕饱满的阴户,儿子的屁股下方,丝丝屡屡晶莹透亮的液体,已经垂到了儿子的裤子上,妻子的手,熟练的将他年轻的儿子那粗巨的东西,挪到了自己淌著液体的屁股下面:「小佳,给妈妈……」

  妻子的嗓音颤抖著,纤手早已把那东西,抵住了自己瘙痒的入口。我看到妻子的身体颤了颤,儿子那粗大黝黑的东西,就慢慢消失在他母亲那雪白饱满的屁股下面了。

  妻子放开了抓住儿子性器的手,两只手一起板住了沙发宽大柔软的靠背。开始在他儿子健壮的身体上,扭动蹲坐起来。儿子的双手,紧紧板住了他母亲硕大白嫩的屁股,跟著他母亲蹲坐下挫的节奏,慢慢望上迎送他那粗硬的东西。

  出入之间,我看到儿子那黑黝黝的生殖器上面,慢慢就有了一层白白的,像油一样的东西,那东西随著妻子加快的蹲挫动作,在不断的增加,竟然随著儿子坚硬的东西,缓缓的淌了下来。一会就看到儿子裤子的前襟上,湿了一块。

  妻子仰著头,快乐的呻吟著,雪白鼓胀的奶子,就在儿子的脸前面,上下颠荡著。

  「小佳,妈妈好舒服啊……今天怎么啦,妈妈觉得下面好热,好多水啊……」

  儿子伸出舌头,去舔弄著他母亲,不住在他的眼前晃动的硬邦邦紫嘟嘟的乳头。

  「妈妈,我也感到你的下穴里面好热啊。紧紧的咬著我的鸡鸡呢。」儿子在他母亲的身体下面,努力的向上挺刺著生殖器。

  「宝贝,你别动,只要这样硬硬的挺著就行了,让妈妈来。啊……妈妈好舒服啊……好像要不好了……」妻子娇声浪哼著,速度加快。

  我又听到了她的下体响起了水声。再看儿子的裤子,那大大的阳具上面,简直像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样湿粘,他母亲成熟的阴道里面,不停的流淌出来的东西,慢慢由于那过紧的阴道口套弄粗大的阳具时太快太久,竟然变成了泡沫状的东西,那声音就随著妻子起起落落的屁股,不停的唧咕唧咕的响起。

  「宝贝,妈妈真的不行了,哎呀……小佳,你要不要射啊。」

  「不要,妈妈,你来吧,我正硬著呢。」

  「嗯,好儿子,那你忍住了啊!哎呀,妈妈今天怎么了,怎么这么快就要不好了呢,都怪你,小坏蛋,拿这么硬的东西来弄你的妈妈,啊……小佳啊……妈妈真的忍不住了,小穴里头好酸好麻啊,妈妈要丢身子了。宝贝你千万别射啊……呆会妈妈还要……哎呀……小佳啊……妈妈的小穴要咬你的大鸡鸡了,你可忍住了啊……」

  妻子大声浪哼著,屁股动的飞快,那水声也响成了一片。

  「妈妈,你来吧,我忍著呢!」

  儿子的脸憋的通红,急促的喘息著,妻子的屁股用尽全力般,狠狠的坐到了儿子的阳具上。剧烈的颤抖起来,双手也紧紧的搂住了儿子:「宝贝啊……咬住妈妈的乳头,哎呀……舒服的不得了啊!妈妈的宝贝,你的大鸡鸡要弄坏你的妈妈了……」

  儿子张开嘴,就吮住了他母亲递到他面前的紫湛湛的乳头,吞入了口中,轻咬起来。

  妻子的身体开始有节律的抽动起来,被儿子紧紧抱著的雪白的屁股,也在一下下的抽搐。我的欲火几乎到达顶点,我知道妻子已经丢了身子,我更知道妻子丢身子的时候,那下体的收缩的力量和她的媚态,难为了儿子居然能顶住了没射出来。

  妻子雪白的身子,足足抽搐了有半分钟才慢慢停止住。她还在大声的喘息著,紧紧搂住了儿子的脖子。我看不到她的脸,但想来妻子现在,应该是十分诱人的。

  过了会,妻子回过了神来,抬起脸,看著儿子,媚笑道:「好儿子,真的没射啊。妈妈夹你那么紧,居然叫你忍住了。小佳真的长进了吗。咯咯。」

  「妈妈,差一点就射了,你来的时候,一缩一缩的,弄的我好快活,里面还流出了热乎乎的水,好多啊,我差点就忍不住了。」

  妻子笑了,吻住了儿子:「好小佳,妈妈不是教过你吗,忍不住的时候,就别想著你插在妈妈的身体里面,就想别的事,一分了心就好了。」

  「嗯,妈妈,今天为什么不叫我射了,以前你总说,我想射就射别忍著的吗?」

  妻子的脸红了,伏到了儿子的耳朵边上低低的道:「今天星期六吗,妈妈以前要你射,是因为你明天要上课,妈妈怕你做的久了累了。妈妈今天也好兴奋,还想让宝贝操。」

  「嗯,妈妈,我今天也想操你久些,妈妈,我喜欢操你。」

  「坏蛋,你的大鸡鸡,现在不就操在妈妈的小穴里吗?」妻子淫荡的低笑。

  儿子来劲了:「妈妈我现在就要操。」

  「等一下吗,坏小子,妈妈才丢身子,让妈妈夹著你大大鸡鸡歇一会,妈妈喜欢这样夹著你硬邦邦的大鸡鸡,咯咯,热热的烫的妈妈里面好舒服。」

  「嗯,只要妈妈舒服就好。」儿子乖巧的很。

  「坏蛋,那妈妈这样紧紧的夹著你,你不快活啊!」妻子的声音淫荡的不行。

  「妈妈,这一次换我来操你好吗,妈妈累了。都出汗了。」儿子体贴的将妻子脸颊上垂下的汗湿的发丝,捋到他母亲的耳后。

  妻子的脸红了,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一口。从儿子的身上下来时,我看到妻子的身体,抽离儿子阳具的时候,大量的白色的液体,从妻子的屁股下面淌出来,都流到儿子的裤子上了。妻子丢的可真不少啊!

  妻子大概也看到了自己的下身流出的东西,脸也红了,儿子那直挺挺向上翘起的东西,被妻子夹弄的又红又肿,大的吓人,阳具上黏糊糊的,都是妻子体内流出的东西。

  「小佳,把衣服脱了吧,要不回妈妈的房间再做好吗?」

  「不,妈妈,我想在沙发上操你。」

  儿子扯掉身上的衣服,又将他母亲的衣服扯了。妻子看著儿子翘起的沾满了分泌物的巨大的东西,也动了情。就将腿大大的分开,半躺在沙发上,又伸手将自己的大腿向外板开。

  「来吧,宝贝,操妈妈,慢些儿插进去,妈妈想看著宝贝这么大的鸡鸡,慢慢的操进妈妈的小穴。」

  儿子伏到了他母亲的上方,双手抵住沙发的的靠背,低下头,看著他母亲的阴部。

  妻子的下身因为儿子刚刚的操弄到了高潮,现在依旧是红红的肿肿的,乌黑的阴毛上,全是刚刚兴奋时,身体里面淌出的淫液,因为刚刚在儿子身上的癫狂,弄的那些湿湿的液体到处都是,小腹下面的阴毛,就显得杂乱而潮湿,特别的淫荡。

  妻子也咬著自己的下唇,眼睛直直的注视著自己那红肿兴奋的下身,看著儿子那圆润粗大的龟头向自己的下体逼近。

  「小佳啊,慢些啊……看清楚了……别再像上次,把妈妈的毛毛都带进妈妈的小穴去,把你割疼了。」

  「嗯,知道了,这次不会了,妈妈不是已经教过我了吗。」

  「咯咯,妈妈的小佳最聪明了。」妻子浪笑起来。

  儿子粗大红热的龟头,从他母亲涨裂开的阴唇的下方蹭了上去,我看到妻子的眼睛,都快要流出水一样的,盯住她自己的胯间。雪白柔软的小腹,开始颤抖起来。

  妻子呻吟起来,将自己的双腿又掰的开些,头也支起来,紧张的看著儿子那粗大的东西,往自己的阴道内送去。

  「妈妈,你的穴口好红好肿啊,疼吗。」

  儿子将他那粗大的龟头,对准了他母亲,正往外淌著白白的黏液的肿胀的阴道口。

  「嗯……不疼,好儿子,大龟头好热啊,穴口热烘烘的。没看到妈妈的穴里头流出那么的的水吗?怎么会疼呢,红肿是因为妈妈刚刚到了高潮的缘故。」妻子颤声淫哼著。

  「儿子啊,你的龟头好大啊!看,妈妈的小穴口,都让他撑的鼓起来了。」

  儿子巨大的龟头,撑开了妻子红红的阴道口,他母亲的阴道口,立刻像吞进了一个巨大的东西那样涨开,像两边鼓了起来,妻子那红肿的阴部,吞入著儿子巨大的龟头的样子,要多淫秽就有多淫秽。

  「妈妈,你的穴口鼓起来真好看,像朵花一样漂亮。」儿子兴奋的盯住他母亲的下身。

  「坏蛋,那有人把咬著男人的鸡鸡的女人的小穴比做花的,咯咯,要是妈妈的小穴是花,那现在,妈妈的花朵里面,插著儿子的大鸡鸡又算是什么呢?」

  「呵呵,我看就像,妈妈,舒服吗。」

  儿子将他那粗大的东西,慢慢往他母亲的阴道内塞进去。

  妻子的整个阴部都在涨大起来。她的眼睛几乎都要瞇成了一条线了。异样的媚惑。

  「嗯……好小佳……鸡鸡好热……好粗啊……滑滑的……妈妈很舒服……」

  儿子的肉具插到一半停了下来,又在往外抽了,我大惑不解,妻子兴奋的时候,应该需要儿子尽根进入,狠狠的捣弄才会快活的啊,怎么儿子的东西进了一半,就往外拔了呢,奇怪的是,竟然妻子也不去阻止,只是兴奋的咬著唇,看著自己的下面。

  「妈妈,是这里吗?」

  儿子将他的东西,慢慢的抽到妻子的阴道口,只留下一个大大的龟头,肿肿的撑开著他母亲的阴道口:「嗯,好宝贝,你稍微再蹲下点。把大鸡鸡翘高些,对顶著妈妈的阴道上面往里插,对了,好小佳,慢些送,感觉到了吗,宝贝。」

  妻子喘著,指引著儿子,我不解他们在干什么,但是一定是能让妻子感到更舒服更刺激的事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碰到了……小佳,刚刚蹭到了,对……对……就在上面靠近妈妈的骚穴口不远的地方。对,宝贝,就是这个小突起的地方。哎呀,蹭的妈妈舒服死了……小佳,你的鸡鸡真大真硬,大龟头沟子好深啊……一下就勾住妈妈那里了……」

  妻子闭上眼睛快乐的将脸仰了起来,板著自己雪白丰腴的双腿的手都在颤抖,看来儿子真的弄到了她敏感的地方了,而且那地方,一定是妻子和儿子在一起后新发现的,因为在我和妻子做爱的过程中间,并没有这样的一幕。

  儿子看到他母亲被他弄的快活,也十分高兴,讨好般的挺直了硬邦邦的东西,慢慢的浅浅的在他母亲阴道口部,抽送著他粗热的东西。妻子的快乐带来了大量的分泌,我看到儿子粗大深凹的龟棱子抽出时,从他母亲的阴道里面刮出了好多白色的体液。

  「妈妈,刚刚你在上面的时候,能碰到那里吗。」

  妻子摇著头,又低下头看自己的胯间。

  「妈妈刚刚太兴奋了,动的那么快,而且你的大鸡鸡,深深的插在妈妈里面,妈妈不能碰的到,只有这样慢慢的浅浅的抽送,才能碰到妈妈那里,嗯,好儿子,真的干的妈妈好舒服啊!」

  妻子兴奋的低吟著,眉目间尽是浓的化不开的荡意。这种母子间淫秽的游戏,很快弄的儿子激动起来。但他还是强忍著,慢慢的在妻子的体内,抽动他硬的发直的肉具。

  妻子也很快就感觉到了儿子的激动,对于儿子来说,她是绝对成熟的和老练的,她看到儿子强压住的满脸的欲火,和儿子已经在隐隐颤动的小腹,就明白儿子忍的有多辛苦了。

  妻子咯咯的轻声媚笑道:「怎么了宝贝,受不了了吗,好了不要磨妈妈那里了,妈妈里面也痒了,给妈妈狠狠的来两下吧。」

  儿子大喜,应了一声。那黑黝黝紫涨涨的东西,一下就扎进了他母亲湿滑的下体内。

  妻子快乐的仰起了脸,娇呼了一声。儿子的手紧紧的板住了沙发的靠背,双腿跨了个大叉步,悬在他母亲阴部上方的结实的屁股,像打桩一样不住的往下拱动。

  随著他一下下有力的锤打,妻子的叫声大起来了:「哎呀,小佳,你要顶死你妈妈了。啊……好儿子,慢些,没人跟你抢的啊。啊……你要弄死你妈妈了……」

  妻子的浪哼声,让我极其兴奋,我开始飞快的套弄硬起的东西。

  「唧咕,唧咕,唧咕」妻子的阴道内响起了水声,那样的体位,加上儿子那样猛烈的撞击。妻子的下身立刻就充满了淫液。

  「啊……小佳啊,大鸡鸡要把妈妈穴里的水都掏干了。宝贝啊,你弄的妈妈快活死了……」

  妻子睁大了水汪汪的双眼,满脸春情的看著自己的下身,看著自己的下面,被儿子那粗大坚硬的东西弄出一片水响。脸上的表情既兴奋又淫浪。

  我看到妻子的屁股下面的沙发上,白白的体液淌了下来。居然让自己的儿子弄出那么多的水。我的欲火高涨。儿子狠狠的挺动著自己年轻坚硬的东西,在他母亲紧凑湿透的阴道内抽送。越来越快。

  「小佳,慢些啊,妈妈还没有舒服呢,妈妈不准你早早就射了,好儿子,妈妈要你操的舒服了才准你射的。」妻子心疼的看著满脸是汗的儿子,低低的央求他。

  「妈妈,那你爬起来,我要从你的屁股后面弄你。」

  儿子居然在要求妻子换姿势,为了让儿子平复一下激动的情绪,妻子欣然应允。儿子从他母亲的体内,拔除了坚硬鼓胀的东西。

  妻子翻了个身,马上趴在沙发上,腰放的低低的,将雪白的屁股耸了起来,儿子的龟头紫嘟嘟的,滴著妻子阴道里面带出来的淫液,站到了他母亲的屁股后,伏了上去,龟头上点点滴滴的淫液,滴淌在妻子雪白高翘的屁股上面,十分的淫秽。

  「来吧宝贝,操妈妈。妈妈要大鸡鸡了。」

  妻子在儿子坚实的身子下面颤抖著,翘起著白白的丰满的屁股向儿子摇晃。

  儿子将直挺挺的东西,伸到了他母亲分开的屁股沟里面,找对了地方,哼了一声,双手搂住他母亲圆润的肩头,小腹挺了上去。

  我看到妻子闭上了美目,雪白的牙齿咬住了鲜红的下唇,头微微的仰起。我知道那是儿子的东西,深深的刺到了她的阴道底部了。

  每次在我和妻子做的时候,当我最深的插入她时,妻子就会这般迷醉的呻吟。

  儿子坚实平坦的小腹,紧紧的靠在了她母亲向后耸起的白白的屁股上了,妻子因为趴伏而下垂的乳房又白又大,因为她的喘息而在颤抖。

  「妈妈,好吗?」儿子的手探到妻子的胸口,揉捏著妻子因为兴奋而硬挺的乳头。

  「嗯,好小佳,舒服的不得了啊……」

  妻子的脸红红的,她睁开双眼,回过头,风情万千的,看著将粗大的性器塞入自己下体的儿子,张开了唇,儿子的嘴迎了上去,儿子的臀部开始动作了,他的速度慢而有力,一看就知道,他已经让妻子调教成了这方面的高手了,妻子的纤腰也扭动起来,迎合著他儿子的每次插入和抽出,慢而有节奏的,往儿子的腹部耸动著她雪白丰腴的屁股。

  我的性器官越来越硬,越来越热,在我握著动作的时候,快感也越来越强烈。我压抑著自己急促的呼吸,看著楼下,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在客厅的沙发上蠕动著。

  母子间的激情越来越热烈了。

  儿子的速度在加快,好像是妻子要求他这么做的。妻子的屁股熟练而焦急的扭动著,用身体的语言,提醒儿子应该加快步伐了。

  两人的肉体撞击时,开始响起沉闷但是很大声的啪啪声,儿子的每一次撞击,都那么有力,那种力量是我无法做到的。

  很显然,妻子喜欢儿子这样有力的冲击。每次儿子的小腹前挺时,妻子那圆而白的屁股,总是迎送的恰倒好处,两人的身体撞击在一起时,我能看到妻子那雪白的身体,都因为那重重的撞击而在颤抖。

  妻子开始呻吟,一声接一声,慢慢的大了起来。肉击的声音之外,我还能听到妻子的下身,又被她儿子弄出了水声,唧唧呱呱的,有节奏而且淫糜万分。

  我几乎都能想到儿子的生殖器上,此时一定沾满了他母亲阴道腔里面的分泌,湿滑的在他母亲的体内抽送著,这种抽送,也带给他母亲无比的愉悦和快慰。

  「妈妈,舒服吗?我觉得鸡鸡好硬啊,好快乐。」

  「嗯,宝贝,妈妈也好快活,穴里面像要被你的鸡鸡钻出火来了!」

  「呵呵,才不,被我钻出好多水才是真的。」

  儿子戏谑著,将下体绷的紧紧的,快速的在他母亲的阴道内抽动著。

  「坏蛋,羞你妈妈了?」

  妻子的脸羞的绯红,雪白的屁股却不害羞的,更加有力的往儿子的身上送去。

  妻子的浪态,让儿子的兴奋提升,那坚实的屁股马上加大了力度和速度,飞快的往他母亲的屁股上撞去,那快速的撞击立刻惹的妻子一阵的娇哼。

  「嗯,小佳,好像妈妈又要不好了,哎呀……下面好酸啊……小佳啊,你的鸡鸡怎么这么硬啊,蹭的妈妈里面都要酥掉了……」

  妻子的脸越红了,雪白的背部,都出现了高潮来临前红色的疹子。

  妻子的上身趴的更低,却将肥硕的屁股,耸到了最高处,她不再去迎凑儿子的撞击,只是低低的伏在沙发上,任由儿子在她的屁股后面,奋力的用那年轻而坚硬的性器,在她越来越敏感的阴道内冲击著,磨蹭著。

  「妈妈,你要到了吗?下面好紧好热啊!舒服死了。」儿子被妻子将要到高潮的女体,刺激的浑身颤抖,双手紧紧的握住了妻子纤细雪白的腰枝,将她母亲快乐的颤抖著的丰硕的屁股,紧紧的拉向自己,小腹更加快速的往那雪白的屁股上靠去。

  「啊,小佳,妈妈又忍不住了,好舒服,里面叫你弄得要化了。好儿子,来吧……别忍了,和妈妈一起到,妈妈想被你热热的精液灌满。」妻子的浪叫声大而淫荡,雪白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。

  儿子在哼了一声后,将小腹紧紧的抵住了他母亲雪白多肉的屁股,我看到儿子结实的屁股在抽搐著,正在往她母亲刚刚到达高潮的依旧敏感的阴道腔里面,灌入他那年轻火热的精液。儿子那火热的精液,射入他母亲的下体时,妻子的快乐达到了最高处。我看到了妻子哼叫著,整个身体,都在跟随儿子射精的节奏抖动起来。

  我的快感也跟随他们母子的快乐达到最高,热热的精液喷了出来。我闭上了眼,舒服的喘息。

  感到手上那热热的液体流出的感觉,看著那白白的液体,我竟然激动的流出了泪。是的,我真的恢复了,刚才的快感那么真切,那么的熟悉,在儿子和他母亲达到高潮的时候,我的身体竟然复原了。

  房间里面,妻子和儿子已经依偎著进入了浴室。我知道在那关著的门后面,他们依旧在享受著男女间的激情,我知道今夜对于他们,也许是个不眠之夜。

  我闭上眼,一边为自己的复原兴奋窃喜,一边又为自己儿子和妻子间,这种违背人伦的事情觉得羞耻,甚至愤恨。我该怎么办啊?

  周末真的成了他们母子两性爱的欢乐日子了。

'/>欢乐生肖|聊天室 欢乐生肖|免费试玩 欢乐生肖彩票 欢乐生肖|开户 在线乱伦
  • 欢乐生肖聊天室 Toyou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福彩 欢乐生肖|免费计划 小姐姐
  • 欢乐生肖|开户 欢乐生肖—注册 欢乐生肖10万元中奖 久久热
  • 重庆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组六全包 欢乐生肖时时彩优质平台 欢乐生肖|代理 在线精品视频站
  • 欢乐生肖平台 重庆欢乐生肖平台 欢乐生肖 官方欢乐生肖 韩国情色电影
  • 欢乐生肖|游戏 欢乐生肖全天在线计划 欢乐生肖代理 超碰AV1
  • 官方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的微博 欢乐生肖怎么玩 重庆欢乐生肖官网 色九九1
  • 欢乐生肖福彩 快开彩票欢乐生肖 重庆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计划 色即是空2
  • 重庆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APP 欢乐生肖时时彩优质平台 成人AV2
  • 欢乐生肖|聊天室 欢乐生肖|游戏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代理 成人手机小电影 小电影在线观看
  • 欢乐生肖首页 欢乐生肖|游戏 欢乐生肖福彩 大香蕉77
  • 欢乐生肖怎么玩 欢乐生肖游戏上市 欢乐生肖|免费计划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一带一路方案 大香蕉站点
  • ©2019 欢乐生肖|计划软件 欢乐生肖组六全包 欢乐生肖|聊天室 重庆欢乐生肖注册网站一带一路方案 伦理片1 sitemap.xml

    客服电话:17899554787

    联系人:王晴

    公司地址:江苏万盛食品有限公司

    备案号:苏ICP备01007544号

    关于我们 隐私权政策 服务条款 联系我们